吳岳的人生智慧

不才之木,有何可用?

其實談戀愛也沒什麼用啊?不知道大家為什麼那麼愛談?
木匠往齊國而去,在路上遇上一棵大樹,這樹呢,樹蔭可涵蓋千牛車馬、樹幹腰圍百尺、樹高同山、分支樹枝光是與船同大的,就有十幾支;這木匠卻連都不看,逕 自從樹下走過。看老工匠的徒弟覺得莫名其妙,奇怪從未見過如此一棵神木,為何師父完全不看一眼就掉頭走人,他師父回答了:「這是棵一點用都沒有的『散木』 啊,造船會沉、做棺材會爛、當成容器馬上壞、做門窗流濃、作成棟梁就被蠹蟲吃;這棵樹,正是因為一無是處才能長得那麼大,假若他是棵有用的樹,你想我會放 過他嗎?」
這段話,神木全都聽到了,晚上立刻托夢找木匠算帳,順便提出一個重要概念:「予求無所可用久矣, 乃今得之,為予大用。」——簡單說,就是無用之用,是為大用。
那麼,什麼叫「無用之用」呢?
世俗的用,叫「有用之用」,也就是「器用」,是把每個 人當作一個「工具」,在這樣的價值觀下,假設你比較「沒用」,就叫「小用」;假如你比較「有用」,就叫「大用」;所以一般而言,「醫生」有「大用」,「計 程車司機」是「小用」,台大醫學系法律系是「有用」,反之台大哲學系又成了「沒用」。所以,只要家裡小孩考上明星學校明星科系,肯定要舉家歡騰,普天同 慶;那萬一你從小就是個不怎麼會唸書的笨小孩,這種話,你一定很熟悉:
「書唸不好,長大有什麼用?考上種學校,以後有什麼用?唸這爛科系,有什麼前途?出社會這麼多 年還是高不成低不就,無三小路用!」
你以為比我們有用的人,當真比我們快樂嗎?
醫生很好賺? 你知不知道醫生經常有錢沒處花?教授很清閒?你猜過勞死的教授是厲害的教授還是閒閒沒事做的教授?當個政務官不錯吧?你以為現在還是中國古代當官很閒「花 落訟庭前」啊?你看那些在立法院被立委修理得滿頭包的官員有沒有尊嚴?好吧,當個包山包海包金銀的有錢人,總沒問題了吧?
是啊,每個敵 人,都在等你出醜;每個老婆,都想海撈一票;每個朋友,通通不懷好意;每個兒女,都在等你掛掉;你以為有錢人比你快樂嗎?
道家斧底抽 薪,反向思考——世俗所謂的有用,只是「有用之用」,但在世俗標準之上,還有一種真正的用,叫做「無用之用」,我們先把這幾段話標清楚:
「予求無所 可用久矣,乃今得之,為予大用。」〈人間世〉
「無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!」 〈逍遙遊〉
請各位先想一下,「無用」是什麼意思?是沒路用嗎?沒路用就沒煩惱嗎?更何況沒路用就是沒路用, 幹嘛要求?而且還要求很久?
所 謂「無用之用」,是超越在「有用之用」上面,更高一層的境界;如上所說,世俗的「用」,是以工具價值衡量一個人的身價;在這樣的標準下,人不成人,只是工 具,既然只是工具,就無所謂尊嚴,既然同是工具,那醫生不過是人體的水電工,老師不過是知識的販賣者,律師和性交易工作者的本質一樣,都是靠販賣身體某部 位的功能營業,那麼當你家裡馬桶壞掉的時候,到底是醫生有用?還是水電工有用?
落在「用」的層次說,表面上雖有大用小用之分,實際上, 通通不值得驕傲;因為這些人,全部是「用我怎麼存在,決定我怎麼活」的可憐蟲,他們一輩子活在別人的框架裡面,用一句「人在江湖,身不由 己」躲避自己該面對的存在處境,然後以這種無聊的標準,在比自己沒用的人面前逞能,在比自己有用的人面前自卑;可是說到底,無論是靠腦袋還是靠生殖器,工 具就是工具,工具就是讓人使用,等到時候一到,公告報廢解體,在這意義下,散木等同散人,不過物理現象,根本沒有誰比誰值得驕傲!
所謂無用之 用,是「以我怎麼活,決定我怎麼存在」,換句話說,我的存在,就是我的本質,我的本質,不由任何他媽的外在規範決定;我有我自己的價值,我 活出我自己的精彩,生命存在的意義,我自己給!所以所謂「無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!」意思是:「我無掉世俗的用,回歸自己的用,既然我的價值由我自己認定, 那麼我還有什麼困苦的呢?」所以你該當追求的,不是對你有用、對社會有用、或者對國家有用,你只該問你自己:「我對我自己,到底有什麼用?」
無掉世俗的 用,人人皆有用;回歸自己的用,自己有大用;其實大樹與大鵬,是一種生命的兩種面相——大鵬追求的是生命的飛揚,大樹追求的,是自己的大用,自我肯定就逍 遙自得,無掉「用」的迷思,就沒有有用無用的掙扎。所以他日要是逢人問起:「那你唸這個系、做這件事、讀這本書有什麼用?」難道你還要回答:「當護士打針 免錢、學日語看A片不用翻譯,唸台大以後可以做隻更高級的豬?」
哼,你當真以為「豬」都沒煩惱是吧?
面對人家「這 麼做有什麼用」的質疑,要是你沒辦法斬釘截鐵的回答:「也許沒用,但是我要、我爽、我高興!」那這課算你是白學的,就算本科考滿分,等同沒用!
原文:
匠石之齊,至於曲轅,見櫟社樹。其大蔽數千牛,絜之百圍,其高臨山十仞而後有枝,其可以為舟者旁十 數。觀者如市,匠伯不顧,遂行不輟。弟子厭觀之,走及匠石,曰:「自吾執斧斤以隨夫子,未嘗見材如此其美也。先生不肯視,行不輟,何邪﹖」曰:「已矣,勿 言之矣!散木也,以為舟則沉,以為棺槨則速腐,以為器則速毀,以為門戶則液樠,以為柱則蠹。是不材之木也,無所可用,故能若是之壽。」
匠石歸,櫟社見夢 曰:「女將惡乎比予哉﹖若將比予於文木邪 ﹖夫柤梨橘柚,果蓏之屬,實熟則剝,剝則辱;大枝折,小枝泄。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,故不終其天年而中道夭,自掊擊於世俗者也。物莫不若是。且予求無所可用 久矣,幾死,乃今得之,為予大用。使予也而有用,且得有此大也邪﹖且也若與予也皆物也,奈何哉其相物也﹖而幾死之散人,又惡知散木!」
匠石覺而診其夢。弟 子曰:「趣取無用,則為社何邪﹖」曰:「密!若無言!彼亦直寄焉,以為不知己者詬厲也。不為社者,且幾有翦乎!且也彼其所保與眾異,而以義喻之,不亦遠 乎!」〈人間世〉
惠子謂莊子曰:「吾有大樹,人謂之樗,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;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,立之塗,匠者不 顧。今子之言,大而無用,眾所同去也。」莊子曰:「子獨不見狸狌乎﹖卑身而伏,以候敖者;東西跳梁,不辟高下;中於機辟,死於網罟。今夫斄牛,其大若垂天 之雲。此能為大矣,而不能執鼠。今子有大樹,患其無用,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,廣莫之野,彷徨乎無為其側,逍遙乎寢臥其下。不夭斤斧,物無害者,無所可 用,安所困苦哉!」〈逍遙遊〉
山木自寇也,膏火自煎也。桂可食,故伐之;漆可用,故割之。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無用之用也。〈人 間世〉

莊子之無用之用的觀點

一、前言:

莊子生活在一個戰亂的時代,群雄競起、弱肉強食的世界造成了許多的家破人亡、妻離子散;在一片硝煙四起、烽火連天的環境中,許多權臣卿相都沒能逃過 虎口,另有更多無辜的平民黔首遭到了無妄之災……莊子身處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中,其心境可想而知。而莊子這樣的一個思想家,必然有一些經世濟民,匡正亂世的 想法,可是大環境不能允許他以入世的角度去看待這個黃沙滾滾,殺伐聲大作的一個時代。然則,他採取的是出世的態度嗎?不是!他是出世和入世的綜合,你看他 像出世,又像是入世,其實他既不是出世,也不是入世。他自己曾說:「周將處乎才與不才之間,才與不才之間,似之而非也,故未免乎累。」(《山木篇》),因 此他要「乘道德而浮游」。所以後人看莊子,遠望似是,逼取便非,不容易說明他的本真。因為莊子已經把他的生命鎔鑄在無窮的宇宙之中,說他是宇宙中的任何一 體都可以,鼠肝蟲臂,雞彈牛馬,聽從你便,你又如何去稱說他呢?你又如何去捕捉他的本真呢?既不能言說,故無跡可循;既無法捉摸,故能免乎累,這就是莊子 身處動盪不安時代自適的一種方法,他以寓言、重言、卮言述說人生的大道,又以語言的超越論去否定他的言說。所以在知北遊一章中,當莊子被問到「所謂道,惡 乎在?」時,他以「無所不在」應答,然而「無所不在」究竟是個什麼樣的體會呢?常人自然會問:「其而後可。」於是莊子用螻蟻、稊稗、瓦甓、屎溺來說明。然 則這樣就是道嗎?所以他用卑下的事物去否定、去超越,就是要人們跳脫語言的迷思,就是要人們把握道的本真,而非全由語言、文字上去追求、去探索。畢竟,語 言也有不能通達的時候。

二、本文:

1、 泯除物用成心

在莊子的篇章中,常常以一些超乎想像的形容述說一件事物,要人們打破原先的思考邏輯,看透世俗的虛幻表象,進而以這樣的一個觀點去關照世間萬物,才 能泯除物用成心,才能夠與大道契合,徜徉逍遙在天地之間。

成心,用今語解釋,就是主觀。今人喜歡說:「完全用客觀態度來看待事物。」但事實上卻不能脫離主觀,譬如某人說某件事物是「是」的,固然有許多理 由,但當選擇這許多理由的時候,還是主觀的意見。如果沒有成心,就沒有是非。因此說:「未成乎心,而有是非,是今適越而昔至。」所以可不可,然不然,都是 由於「有自」才發生的。「自」就是「我」,沒有我見,就沒有可不可,然不然,天地萬物渾然一體,哪裡有是非呢?至於有是非,是因為沒有站在渾然一體的立場 上,而站在「自我」的立場上(也就是有成心、主觀的立場上)的緣故。所以道有真偽,是隱蔽於小成;言有是非,是隱蔽於榮華不實的言辭。儒隱於儒(儒有儒之 成心),所以是墨之非,非墨之所是;墨隱於墨(墨有墨之成心),所以是儒之非,非儒之所是。以主觀的立場看自己都是對的,別人都是不對的,這就是成心所帶 來的結果。

現在我們看外物篇裡的一個例子:「惠子謂莊子曰:『子言無用。』莊子曰:『知無用而始可與言用矣。天地非不廣且大也,人之所用容足耳。然則廁足而墊 之至黃泉,人尚有用乎?』惠子曰:『無用。』莊子曰:『然則無用之為用也亦明矣。』」我們用什麼樣的觀點去看待我們週遭的事物呢?我們若主觀的認定它「無 用」,可是,當它不存在的時候,我們又如何能確知它是否的確「無用」呢?莊子提供我們一個嶄新的思考方向。倘使人人都有了一個物用的成心。那麼世界上必然 多了許多紛爭。也許從你的角度來看,這件事物「是」有用的;而從他的角度來看,這件事物「非」有用的,那麼不就起了是非的爭端了嗎?是非又如何來判定呢?

為此,莊子在齊物論裡有這麼一段話:「既使我與若辯矣,若勝我,我不若勝,若果是也,我果非也邪?我勝若,若不吾勝,我果是也,若果非也邪?其或是 也,其或非也邪?其俱是也,其俱非也邪?我與若不能相知也,則人固受其幨闇。吾誰使正之?使同乎若者正之?既與若同矣,惡能正之!使同乎我者正之?既同乎 我矣,惡能正之!使異乎我與若者正之?既異乎我與若矣,惡能正之!使同乎我與若者正之?既同乎我與若矣,惡能正之!然則我與若與人俱不能相知也,而待彼也 邪?」既然無法判定是非,那麼我們又如何能抱持著成心去妄發議論呢?既然不能確定有用無用,那麼我們何不泯除物用的成心呢?

人一有成心,即惑於象而迷於理,人如果迷於幻象,就會產生是非得失的心,看任何事物都不會正確。因此莊子提出「照之於天」的觀念,照之於天,就是去 成心,順應自然。對於週遭事物,我們何必苛責它要有用,要何於我用呢?順應自然,「照之於天」不是很好嗎?對於世間眾人,我們何須刻求他要成器,要成得大 器呢?去除成心,「莫若以明」不是很好嗎?所以莊子提出了「無用之用」的觀點,其要義就是要泯除我們對於「用」的成心,不以「有用無用」來論定事物的價 值。如此,方才可以攬觀萬物,而不失於偏頗、蔽於一隅。

2、 無用可以守樸

莊子思想中的無用,是以形體上的無用來追求不為外物所累,可是天生萬物,必有其才用,必有其器用,所以莊子追求心靈的契合大道,「乘道德而浮游」, 不拘泥在有用無用之間,無肯專為,正如同老子思想中的守樸見素,不肯固執在一種器用之內。

老子所追求的見素抱樸,為的就是一種心靈的平和。他認為人們根本不需抱持著權勢地位的功名思想,一味的去追求成器,企求有用,這是一種背離大道的行 為。這個世界真正需要的是一種順遂大道的觀念,在大道得行的世界裡,無須遠求的道內化在萬物之中,清淨無為,可是萬物卻欣欣向榮。你求器用有什麼用呢?徒 然增加內心的紛擾罷了。就好比在逍遙遊一篇中,惠子告訴莊子:「魏王貽我大瓠之種,我樹之成而實五石,以盛水漿,其堅不能自舉也。剖之以為瓢,則瓠落無所 容。非不號然為大也,吾為其無用而掊之。」惠子正是庸人自擾的典型。大道均行,萬物均霑,好好的一個大葫蘆生在那兒,而人必定要求其有用嗎?況且,有用無 用是就人們的觀點,倘使以大葫蘆自身的角度來看呢?也許就是因為它想遠離斧斤的禍患,才生長的如此之大吧!不求器用,就可免乎累了吧!

而莊子怎樣看待這個事件呢?他說:「夫子故拙於用大矣。……今子有五石之瓠,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,而憂其瓠落無所容?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 夫!」世間看待萬物,都已抱持成見了吧!世人都要求物要有用,以合於我用,都要求人要成器,以合乎世用;物無用的,掊之,人不器的,鄙夷之。然而,這個世 界真的是純為人們所構築的嗎?萬物真的是皆備於我的嗎?惠子由世俗的角度出發,所看到的只是物的形象,看不到道的本質,而莊子捐棄了世俗的成見,為大葫蘆 做了一個新的詮釋。我們可以說莊子以天的角度出發,逍遙在萬物之間,而浮游於江湖之上,只要泯滅了成心,不需刻求器用,則天下萬物就能順性生長。這樣,我 們還要貪求什麼?還要奢望什麼呢?

老子「樸與器」的觀點,傳承到了莊子就是「無用與有用」的觀念,老子教導人們莫要走向成器的道路,以守樸的態度來因應一切外在環境的變化。器或有成 有毀,而樸卻始終如一,無論外界的變動多大,成敗多難以捉摸,只要我們的內心中始終抱持「樸」這樣的一個觀念,不隨外物翩然起舞,自然可以復返其真,契合 於大道。而在莊子的思想中,我們要泯滅專為無用或有用的成心,否則有用如材木,無用如啞雁,終不能免於一死。去了這個成心之後,就能「乘道德浮游……無譽 無訾,一龍一蛇,與時俱化,而無肯專為;一上一下,以和為量,浮游乎萬物之祖;物物而不物於物,則胡可得而累邪!」,如此,就能夠終其天年,將此身寄託在 大道中逍遙。

所以,當我們明瞭無用的用處之後,就可以用這個觀點去看待天地萬物。正因為我們不企求於有用的用處,我們的心境就能夠平和,就不會汲汲於名利;正因 為我們不汲汲於名利,我們就不會爭逐於成器的道上,心靈就會有所止息;正因為我們的心靈有所止息,我們就能夠見素抱樸,方能以此通達大道。因此,我們可以 以莊子「無用之用」的觀點來通權達變,以此「原天地之美,達萬物之理」。

3、 無用可以養生

莊子身處戰亂頻仍的時代,對於生死有比較強烈的體認。當他看到許多能人名士的悲慘結局,自然對於全形養生有深刻的看法,而他把感想以寓言的方式寄託 在書中,告訴後學門人,在一個動盪時節中保全自身的途徑與手段。

莊子在人間世篇中有個支離疏的故事,現引於下:「支離疏者,頤隱於齊,肩高於頂,會撮指天,五管在上,兩髀為脅。挫鍼治鮮,足以糊口;鼓筴播精,足 以食十人。上徵武士,則支離攘臂於其間;上有大役,則支離以有常疾不受功;上與病者粟,則受三鍾與十束薪。夫支離其形者,猶足以養其身,終其天年,又況支 離其德者乎!」一個肢體殘障的人,可以避免如此多的禍患,生存在一個亂世之中,有用的都被犧牲掉了,無用,才能夠保全性命。反觀一個在德性上面「支離其 德」的人,我們會怎樣去認定他呢?也許我們謂之癡、謂之狂,可是當外界權勢改變,有才德之士難免遭累,「支離其德」的人,反而就留存了下來。這樣,不管是 支離其身或支離其德的人,不就達到了全形的目的了嗎?無用,不就可以養生了嗎?

再看人間世篇的這一段:「南伯子綦遊乎商之丘,見大木焉有異,結駟千乘,隱將芘其所藾。子綦曰:『此何木也哉?此必有異材夫!』仰而視其細枝,則拳 曲而不可以為棟樑;俯而視其大根,則軸解而不可以為棺槨;舌其葉,則口爛而為傷;嗅之,則使人狂酲,三日而不已。子綦曰:『此果不才之木也,以致於此其大 也。嗟乎神人,以此不材!』宋有荊氏者,宜楸柏桑。其拱把而上者,求狙猴之杙者斬之;三圍四圍,求高名之麗者斬之;七圍八圍,貴人富商之家求墠傍者斬之。 故未終其天年,而中道夭於斧斤,此材之患也。故解之以牛之白顙者與豚之亢鼻者,與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適河。此皆巫祝以知之矣,所以為不祥也。此乃神人之所以 為大祥也。」在此段中,我們看到了成材的禍患,是長久而深遠的,逃過了一劫還有另一劫,這是一種無窮盡的災難。若僅是樹木也還好,只有肉體的苦痛,沒有精 神的負擔;倘使人們在這種情境下,旦夕有災禍臨之,那種心靈的煎熬,又豈是我們能夠模擬得之的呢?因此,貴形養生的神人莫不求乎無用,其有甚者,更是以 「有疾」來逃遁禍殃。這是一種自我的防衛,天賦的本能,無奈有太多人在兵荒馬亂,群雄逐鹿中迷失了本性,一頭踏進死亡的漩渦之中。所以莊子談了這麼一段故 事,用意還是在闡明「無用,可以養生」的一個觀念。

然而在養生主一篇中,開宗明義的提出:「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。以有涯隨無涯,殆已;已而為知者,殆而已矣。為善無近名,為惡無近刑。緣督以為 經,可以保身,可以全生,可以養親,可以盡年。」莊子提出知止、善惡兩忘、順虛寂的中道而行,方能養護我們的精神。而「無用之用」,在物質的層次上面來 講,是一種消極的保全性命,不會因外在的因素而中道夭壽;在精神的層次方面來講,則是一種積極的養護精神,不會因內在的干擾而半途短命。如何說呢?心靈繫 守在「無用」的境界,即是通達大道,守樸知止;精神不外放到「有用」的境地,自然不譴是非,善惡兩忘;生命若能體會「無用之用」的妙境,當然可以契合於 道,順虛寂的中道而行。

了解了「無用」的妙用,才能夠體悟身處在那樣的一個紛擾殺伐的時代,莊子如何逍遙浮游,而不受刀斧之患、戮身之禍。

4、 無用方有大用

莊子思想中的「無用」,是追求一種通達於時空的合理狀態,並不拘泥於有用或無用的一端。在某些時候,「有用」並不是不好,只是不夠好;「無用」的真 正目的也是為了求一己之大用,而不拘束侷限在單一有用的框框內。跳脫「用」的一個觀念,拋棄「器」的一個成見,往往在超越之後通到了一個更高的境界,也就 是所謂的「無用方有大用」。

逍遙遊一篇中有個有趣的例子:「惠子謂莊子曰:『無有大樹,人謂之樗。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,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,立之塗,匠者不顧。今子之言, 大而無用,眾所同去也。』莊子曰:『子獨不見狸狌乎?卑身而伏,以候敖者;東西跳梁,不辟高下;中於機辟死於罔罟。今夫犛牛,其大若垂天之雲。此能為大 矣,而不能執鼠。今子有大樹,患其無用,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,廣莫之野,彷徨乎無為其側,逍遙乎寢臥其下。不夭斤斧,物無害者,無所可用,安所困苦 哉!』」你說那犛牛沒有用嗎?可是正因為牠不會執鼠,才不致困在機關中無法逃生。以人的角度去看犛牛,大而無用;可是當你以犛牛的角度出發,不談有用無用 的觀念時,犛牛就是可以逍遙自在,而不怕誤蹈陷阱,安心地扮演自己的角色,不就是「大用」嗎?現在倘使有惠子所說的那麼一株大樹,你會以什麼樣的觀點來看 待它呢?以惠子的角度來看,沒有一處值得使用,因此不屑一顧;以莊子的觀點來看,既然沒有一處值得使用,何不就讓它順性生長,使其跳出「有用無用」的觀念 之中,而物我兩忘,逍遙徜徉在大樹之下?這樣的情境,相信是只有莊子等超脫世俗思想,由心出發的人才能達到吧!惠子由物出發,自然要蔽於物了。

再看人間世篇章裡的一個故事:匠石之齊,至乎曲轅,見櫟社樹。其大蔽牛,絜之百圍,其高臨山十仞而後有枝,其可以為舟者旁十數。觀者如市,匠伯不 顧,遂行不輟。弟子厭觀之,走及匠石,曰:「自吾執斧斤以隨夫子,未嘗見材如此其美也。先生不肯視,行不輟,何邪?」曰:「已矣,勿言之矣!散木也,以為 舟則沉,以為棺槨則速腐,以為器則速毀,以為門戶則液慲,以為柱則蠹。是不材之木也,無所可用,故能若是壽。」匠石歸,櫟社見夢曰:「女將惡乎比予哉?若 將比予文木邪?夫粗梨橘柚,果蓏之屬,實熟則剝,剝則辱;大枝折,小枝泄。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,故不終其天年而中道夭,自掊擊於世俗者也。物不莫若是。且 予求無所可用久矣,幾死,乃今得之,為予大用。使予也而有用,且得有此大也邪?且也若與予也皆物也,奈何哉其相物也?而幾死之散人,又烏之散木!」匠石覺 而診其夢。弟子曰:「趣取無用,則為社何邪?」曰:「密!若無言!彼亦直寄焉,以為不知己者詬厲也。不為社者,且幾有翦乎!且也彼其所保與眾異,而以義譽 之,不亦遠乎!」

一株能做為社樹的大木,要經過多少劫難才能達到。在生長的過程中,時時刻刻都有受伐的潛在危險,有多少樹木就因為在人們面前顯得有用,而遭受砍伐, 成了舟、棺槨、器、門戶、柱,而這些難道就是身為一株樹所應有的下場麼?因此這社樹以它在世人面前的無用來求自己的大用,用充當社樹的方式來順遂一己之全 生,所以它既不是處在有用之內,也不是處在無用之間,它已經跳脫了「用」這樣的一個境界,為自己求得了全生,免除了任何能危害它性命的禍害。如此看來, 「無用」,才能算是真正的「大用」吧!

三、結語:

綜觀莊子「無用之用」的觀點, 我們可以發現他並不是完全否定「有用」的價值,而是跳脫出世人的觀點去開發它新的用處,也就是要人們先除去世俗的想法,以一個全新的觀點來探討一切我們常 知的事物,如此才能夠更接近大道,而不會因為已僵化的思考模式作祟,而杜絕了我們對道的體認。所以莊子在逍遙遊裡寫下了這麼一段故事:「宋人有善為不龜手 之藥者,世世以洴澼絖為事。客聞之,請買其方百金。聚族而謀曰:『我世世為洴澼絖,不過數金;今一朝而鬻技百金,請與之。』客得之以說吳王。越有難,吳王 使之將,冬與越人水戰,大敗越人,裂地而封之。能不龜手,一也;或以封,或不免於洴澼絖,則所用之異也。」其用意就在告訴世人泯除物用的成見,以開拓一個 新的思想境界。

破除了物用之見後,他以「乘道德浮游」作為行事的法則,不必刻求自己處在「有用」的境地。身處亂世之中,他體悟到:「山木自寇也,膏火自煎也。桂可 食,故伐之;漆可用,故割之。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無用之用也。」因此他並不將自己在有用或無用的範疇內,一切行事以道德為基準,才能上達大道,玄同萬 物。

而最終極的,「無用之用」的觀點就是要「無」去物用。天下萬物在大道運行下順性生長,不待人與之,人們應以「萬物一體」的角度去看待事物,而不是以 人的價值觀去衡量萬物。器物的有用無用,是人的講法、是人的成心,唯有去除了這個狹隘的觀念,才能體會到莊子在語言文字背後所蘊藏的深意。他說:「筌者所 以在魚,得魚而忘筌;蹄者所以在兔,得兔而忘蹄;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。」【外物篇】,我們應從精神上去領略一個身處大時代思想家的心境,而不是專由 言語、文字上去摸索這位文學家的「糟粕」。

四、參考資料:

五、後記:

猶記得上學期選老子報告題目的時候,只因一個小小的交通因素耽擱了上課時間,老子給我的懲罰就是來個大籤王?五十號!讓我在萬分不得已的情況下選到 了「樸與器」這樣一個玄之又玄的題目。為此,我在上學期末,莊子題目抽籤的時候,特地「行善積德」、「日行一善」,果然讓我抽到了一個好籤?五號,真是神 明保佑啊!比上一次籤號少了一個零……於是我開始尋找看來有水準、好發揮、參考資料多的題材,一眼就看中了【莊子「無用之用」的觀點】這個題目,心裡想: 真是天助我也!只要把「樸與器」那份報告改一改,用幾個莊子裡頭的例子就好了,這份報告應該就可以完成了吧……

我就這樣放心地過了一個快快樂樂的春假,直到我第一次翻開手邊的「莊子讀本」……噢,天啊!怎麼這麼多,不是有人告訴我,莊子的故事都很簡單嗎?怎 麼我都看不懂呢?我嘗試著不看原文,只看翻譯,就這樣也花了半個月的時間;接下來我又想故技重施,把莊子裡的「有用」、「無用」字眼給一一調查出來,經過 一個禮拜的浩大工程,得到的結論是?還是放棄好了!

接下來時間緊迫,不得不硬著頭皮執筆狂寫……歷經了三天來的奮戰,總算是將這份期初報告完成了。唉!原本看起來很好寫的題目,可能是我自己才疏學淺 吧!寫來竟困難重重,詞不達意;也許就是因為莊子在天有靈吧!明明覺得這個題目很好發揮,怎麼會生不出隻字片語呢?一定是莊子懲罰我對他有成心、有偏見, 所以才……

不過,無論如何,我還是在期限內趕出了這份報告。望著桌上用罄的紙筆,心中,有股成就的喜悅……

詞目 【避實就虛】
注音一式 ㄅ|ˋ ㄕˊ ㄐ|ㄡˋ ㄒㄩ
注音二式 buser font picture shuser font picture jiuser font pictureu shiuser font picture
通用拼音 buser font picture shuser font pictureh jiuser font pictureu syu
相似詞
相反詞
注釋

比喻攻敵須乘虛而入。見「避實擊虛」條。淮南子˙要略:「避實就虛,若驅群羊,此
所以言兵也。」清史稿˙卷二三七˙洪承疇傳:「若聞我師西進,必且避實就虛,合力
內犯。」

資料來源 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(教育部 版權所有)

◣釋義◥ 「明哲保身」

明達事理、洞見時勢的人,不參與會帶給自己危險的事。語本《詩經.大雅.烝民》。後亦用「明哲保身」指為了個人得失而喪失原則的庸俗處世態度。 △「獨善其身」

◣典源◥

《詩經.大雅.烝民》
肅肅1>王命,仲山甫2>將3>之;邦國若否4>,仲山甫明之。既明且哲5>,以保其身。夙夜匪解6>,以事一人。

〔注解〕
(1) 肅肅:嚴敬、嚴正。
(2) 仲山甫:周宣王之大臣,生卒年不詳。亦稱樊仲山甫、樊穆仲、樊仲。
(3) 將:行、奉行。
(4) 若否:猶臧否。善惡、好壞。若,善。否,音ㄆ|ˇ,惡。
(5) 哲:明智。
(6) 夙夜匪解:日夜勤奮不懈怠。見「夙夜匪懈」。

教育部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》還有資料可供參考~

◣典故說明◥

「明哲保身」本來是稱頌他人的一句話。明哲,是說一個人明達事理,洞見時勢;保身,是說這個人能擇安去危,保全其身,遠離禍害。出自於《詩經.大雅.烝民》這篇詩。這篇詩是周宣王的大臣尹吉甫,為稱頌宣王能任用賢臣仲山甫中興王室而作。全詩共分八章,在詩的第四章,稱贊仲山甫能奉行王命,能了解邦國的好壞;是一個明智,能保其身的人;只知道日夜奮力辦事,以事奉宣王。這是「明哲保身」的原義。後來這句成語的語義開始偏向「保身」,明哲的目的是為了保全自身免受外界侵擾,把自身利益得失置於最優先,為了達此目的,可以放棄原本該堅持的原則。例如明代梁辰魚《浣紗記.第一二齣》,提到伍子胥報了楚國殺父之仇說:「但大仇既報,吾願已畢。今欲飄然去國,明哲保身,省得落于奸臣之手。」這裡的「明哲保身」顯非原來用法,於是「明哲保身」這句成語就從原來積極贊頌的意義,一轉變成消極退守的意義了。

迎刃而解
近義詞 易如反掌、迎刃冰解
反義詞 百思不解 刀劈茅竹
故事> ◆ 晉武帝 (司馬炎)時,有一個叫杜預的人, 他不但學問淵博, 而且見識很廣, 他做了七年節度使, 貢獻很多。 當時的人都稱贊他無所不能, 叫他 「杜武庫」。 后來他調任鎮南大將軍, 都督凄州軍事, 建議攻伐吳國。待到出兵以后, 只有十天的功夫, 就接連占領了長江上游許多城巿, 隨沅、湘兩水以南一帶的州郡, 也紛紛投降了, 并俘虜了吳軍都督孫歆以下文武官員二百人。 這時, 有人說吳國是頑強的大敵, 不可能迅速把他完全打敗; 而且時值夏季河水泛濫, 又惟恐流行疫病,故應等到明年春天再集中力量攻打。 但杜預卻堅定的說:「 從前樂毅由于在洛西打了一仗, 就并吞了齊國。 現在我們士氣旺盛,用這樣旺盛的兵力去打吳國, 猶如去破竹, 等到劈破几節之后, 下面便都‘迎刃而解’, 不會有礙手之處。」 結果他命隊伍繼續進軍, 真好像破竹一樣順利和迅速, 終把吳國滅掉了。
◆迎刃而解
解釋 ◆ 迎著刀鋒,物品立刻被解剖了。
◆ 刃: 刀口。像劈竹子,頭上几節一破開, 下面的就順氢刀口分開了。比喻主要的問題解決了, 其他有關的問題就容易得到解決。
◆比喻處理事情、解決問題很順利。
◆比喻事情順利,很輕易就解決了。
◆ 比喻困難或問題順利解決。
◆魯迅《書信集‧致許壽裳》:「以此讀史,有多種問題可以迎刃而解。」
刀口一碰,就一下子切開了。形容問題很容易解決。刃,刀口。解,分開。
引用 ◆晉書杜預傳:「今兵威已振,譬如破竹,數節之後,皆迎刃而解。」朱子語類學篇:「文字大節目,痛理會三五處,後當迎刃而解。」
◆ 《晉書》 杜預傳:「 今兵威已振, 譬如破竹, 數節之后,皆迎刃而解。」
◆《晉書‧杜預傳》:「今兵威已振,譬如破竹,數節之後,皆迎刃而解。」
例句 ◆一得到跳票的消息,父親立刻從美國趕回台灣處理,這問題才「迎刃而解」,沒有造成嚴重的後果。
◆ 你凡事要想一想, 有什麼事不能 「迎刃而解」? 非要死鑽牛角尖不可!
只要找到他幫你出主意,那甚麼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了。

柔弱勝剛強
文/ 羅秀美 人間福報 2008.04.04

有一個老人在臨終前把兒子叫到面前,張開自己的嘴巴讓兒子看。然後問他:「我的牙齒還在嗎?」
兒子說:「全都掉光了。」
老人又問:「那我的舌頭還在嗎?」
兒子道:「舌頭還在。」
老人語重心長悠然說道:「兒子,很多表面上看起來堅硬的東西,其生命是短暫的。而那些看起來柔弱的東西,卻能長久的存在。這就是『柔弱勝剛強』!」

貌似柔弱的女子與狀似剛強的男子,何者更能面對生命橫逆?
《老子》給我們的卻是「柔弱勝剛強」(《老子》36章)這一看似弔詭的答案。

柔弱何以勝於剛強?《老子》闡明:「強大處下,柔弱處上」(《老子》76章)、「天下莫柔弱於水,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,以其無以易之。弱之勝強,柔之勝剛,天下莫不知、莫能行。」(《老子》78章)

這些篇章反覆訴說的是同一道理──最柔弱的往往也最剛強;而剛強的關鍵並非取決於一時的表面勝利,而是「續航力」。因為柔弱似水,所以柔軟而圓融;因為剛強似鐵,所以難以彎折或轉闤。因此,想要贏,就要先學會輸。其道理便在於柔軟的身段,容易進退有據,不急不徐,自然能夠長治久安。

很鮮明的例子,往往出現在我們生活周遭的母親們。她們多半出身不高但極有智慧,賺食的能力或許不強但很能堅持。她們很少抱怨生活的艱辛,因為十分忙碌之故,她們恆常以沉默的姿態呈現在許多人的家裡。特別在男主人失業的家庭裡,身形柔軟的女人們往往能在另一半的滿腹牢騷中殺出重圍,整建家庭,展現極強的韌性。

因此,貌似柔弱的女子往往能夠在最困難的時候成為一家之柱,其奧妙處便是「柔弱勝剛強」五字而已。
是以,人生的勝場,取決於長長久久的續航力,而非一時的意氣風發,所以「強大處下,柔弱處上」是也。

上善若水
文/ 羅秀美 人間福報 2007.08.24

水的千姿百態,充滿各種可能。以其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,使人驚懼;復以其隨圓就方的柔軟身段,使人折服。

關於水與人生的課題,《老子》曾經如此提示:「上善若水,水善利萬物而不爭,處眾人之所惡;夫唯不爭,故無尤。」最高的善就像水一樣,水善於幫助萬物而不與萬物相爭,停留在眾人最不喜歡的地方。正因為不爭,所以不犯過失、不招怨尤。

水的偉大,正在於「不爭」。而不爭表現於謙卑的姿態,總不欲展露鋒芒,自願處於眾人不願屈就之處。曖曖內含光的沉潛著,反而益發彰顯其高貴人格。是以,存心如水──淵深則明,可見其細膩深刻的蘊藉之美;交友如水──君子之交其淡如水,最見其細水長流的相忘之美;而處世如水──隨圓就圓隨方就方,更見其隨和而不固執的灑落之美。

於是,可以想見,真正大智慧者,總親身演示「上善若水」的真理。面對僅餘的一顆糖果,有人嘆道「只剩一顆」;有人則慶幸「還有一顆」;走路被絆倒,有人怒罵「該死的馬路」,有人則看見地上美好的小花而驚嘆「好美」。可見,若水之隨和者,可當下化逆境為樂土。

是以,上善若水,以其不爭而成其大。

天下之至柔,馳騁天下之至堅
文/ 文心工作室 人間福報 2010.01.01

天下之至柔,馳騁天下之至堅,無有入無間。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。不言之教,無為之益,天下希及之。─老子第43章

天下最柔軟的東西能駕御天下最堅硬的東西,無形的力量能穿透沒有間隙的事物。
我因此知道無為的好處。「不言」的教導,「無為」的好處,天下很少能夠做得到的。

王弼是魏晉時代研究老子的專家,他解釋「至柔」一詞時,認為「虛無至柔,則無所不通」,像日月的光芒,雖然沒有形質,卻可以跨越萬里路程,照耀千重萬重的戶牖宮牆。

宋朝的苦難詞人蘇東坡對老子也有研究,他認為如果以具體的事物來說,「天下至柔的東西就是水」,水至柔無形,但是卻無處不滲透,不管怎麼堅硬的東西,都可以滲進去,而且只要尋丈的水池,就可以浮起萬斛般重的舟船。所以說,「天下之至柔」,可以「馳騁天下之至堅」。

以沒有形質的水,卻可滲透幾乎無間隙的物質。滴水可以穿石,自然界巧奪天工的奇岩峻石,都是水滴一點一滴滲透蝕刻而成。

《老子》一書當中,反覆讚美水的德性,認為水有好幾種美德:水不但不爭先,滋潤萬物而不居功,而且處眾人所不願居的低下之地,所以說水的德性可說是近於「道」的境界。

當年孔子在河堤上,看到河水一去不返,只是感嘆地說「逝者如斯夫」,慨嘆時間的流失,光陰的消逝!

孟子看到「原泉混混」,想到君子應該像河水奔流一樣自強不息!
但是,老子所提到的這些「不言之教」,卻很少人做得到。

當颱風過後,受力最強、摧殘最嚴重的,往往是體積愈大,看起來愈是剛強的高大峻木;而最不受強風影響的,往往是隨風飄搖,看起來柔弱不起眼的小草。

大自然的啟示,常告誡我們「柔弱可以勝剛強」,「以柔克剛」乃是大智慧的表現。
中國歷來對外族的政策,常講究「柔遠能邇」的政策,安撫遠方的民族,親善近處的人民。

在西漢初年呂后專政時,南邊的南越國趙陀自立為帝,與漢朝分庭抗禮。漢文帝即位後,採取「懷柔」的政策,為趙佗修葺祖墳,尊寵趙氏昆弟,並派使者出使南越,賜書趙佗。後來趙陀主動去了帝位,歸附漢王朝。

因此,兩強相爭必有一傷,唯有以「至柔」才能「馳騁天下之至堅」,不「以力服人」,方能化解危機於無形 。

《伊索寓言》有一則「北風與太陽」的故事,北風和太陽較量彼此的本領,比賽看誰能吹落行人的衣服為獲勝。

當北風「呼呼」地鼓起力氣,地面颳起一陣強勁的風力,吹得行人幾乎站不住腳。
行人雖然被吹得東倒西歪,帽子被吹飛了,可是仍緊緊捉著衣服不放;而當太陽釋放出陣陣溫煦的陽光,旅人卻很自然地就脫下衣服。

所以,溫和的訴求,往往比嚴厲的手段、暴力途徑,更讓人心悅誠服,這就是一種「柔性」的原則。

發表迴響

Copy Protected by Chetan's WP-Copyprotect.